博客网 >

埋牙记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国庆前,早早地就被谈依兰妈妈约好了去浙江临海等地玩。去年国庆我们一家去过临海,感觉很不错。这次再去,有“前度刘郎今又来”的味道。

     两位女生在桃渚古城墙上侦察敌情

  在网上订了台州国贸大酒店四间房,早上七点半钟出发。沪杭高速顺畅,到上三高速,因为前面修路,竟然一到入口,就被堵住了将近两个小时,实在让人气闷。就这样的道路,他们照样收过路费。有鉴于此,后来我们从临海赶赴天台、溪口和宁波时,选择了104国道从拔茅镇转道36省道。走这两条道路,一路上通行畅快,风光无限,而且不收费,感觉真的像是要飞起来一样。这里要特别赞扬从新昌到溪口段的36省道。这条路正在翻修,铺沥青路面。我们运气好,十月四日行驶在这条路上时,路面的铺设基本上已经全部完成了。所以一路畅快,驱车行驶,蜿蜒在连绵群山和曲折的河流之间,两旁葱葱郁郁,在夕阳的余晖下,风情无限。我刚刚跟LD赞美说,这条路有点欧洲的感觉,后来谈依兰妈妈就跟我们说,这条路的风光让她恍惚回到了在德国居住时所看到的乡村景象。浙江东南,这条国道和省道,让我们有喜出望外的感觉。

  这几天的行程:临海江南长城→仙居神仙居→临海桃渚古城和涌泉镇→天台山→溪口→宁波。其中,十月二日一大早,五点钟,我们就起床了,赶在六点钟前去江南长城,这样可以省每人四十元的门票。不料,等我们一群人五点四十分左右到龙兴寺的入口时,竟然已经有了两个中年妇女在把守,说今天改为五点半收门票了。我们大怒,要她们出示文件。一番交涉和争吵,顺利进入,感觉很兴奋。六公里的江南长城,走来非常轻快。下午去仙居,104国道转35省道,没多远,就碰见在修路,一路上坑坑洼洼,崎岖颠簸,好不容易到了仙居,花五十五元门票进神仙岩景区,却发现小溪干涸,人如潮涌。上了摩天岭,然后打退堂鼓。在景区前一个饭店吃仙居放养鸡,被恶宰。第二天,去桃渚古城,印象也不佳,倒是在涌泉的万亩橘林里,玩了一下午,大家都很开心。第二天去天台山,心情更是恶劣。天台山国清寺乃前年古刹,不料一进山门,就要收我们每人十元的进山门票。到国清寺,还要购买五元门票。可是,我们发现一路上小汽车不断地驶入,而且不要购买任何的门票。这样一来,我们这样把车乖乖地停在下面停车场的做法,就变得极其荒唐了。严重鄙视天台山这种见利忘义的行径。阿弥陀佛!

  因为这种遭遇,我们对天台山的石梁飞瀑等景区,也失去了兴趣,直接杀奔溪口。下午四点半钟到溪口,停好车,转到蒋氏——这个命名方式可谓煞费苦心了吧——故居,发现竟然要每个人一百三十五元门票的联票,简直是抢劫啊。要门票的,我们坚决不入!反正已经晚了,要关门了,我们沿着剡溪倘佯,走到老蒋的出生地“盐铺”,见有一个活生生的老蒋对我们大家微笑,简直维妙维肖。本来以为是蜡像,不料会动,且器宇轩昂,雍容大度。

  有游客众人在老蒋边上的匾额前争相留影。我说,党员都注意了,你们这样做犯了原则性的错误。遂一哄而散。我可以消消停停地跟匾额合影——颇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剡溪是一条流水潺潺的河流,河水清澈,有居民于其中洗菜、洗衣服,让我感到非常惊讶。在城市里,还能于溪水中漂洗,这恐怕已经不多见了。溪口的山水秀丽,如诗如画,这里的乡人,也大多性情温和,脾气平顺,并不是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地方。由此可见,在极端的情况下,这里出去的人,就可能下不了狠手了。

  蒋氏的江边别墅下有一座小桥,我在这里给廖小乔和谈依兰两位小女孩拍摄到一张很得意的照片。

  夜幕渐临,我们驱车赶赴宁波。入住文昌大酒店,第二天去天一阁附庸风雅。因为不着急赶景点,我们在里面充分地游玩,感觉颇为特别。作为天一阁到此一游的纪念,我买了两本薄书,中华书局出版的“日本中国学文库”,其中青木正儿的《中国名物考》颇为有趣。青木正儿继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之后,作成《中国近世戏曲史》,成为相关学科的必读书目,我们学者,应感特别惭愧。

  天一阁的假山上有一座凉亭,我们四个大人坐在里面聊天。清风徐来,谈笑有神,算是一桩雅事。  

  

      两位女生埋牙时回头

  后话说完,现在开始说前话。

  十月三日,我们驱车前往临海桃渚古城。没有想到,从临海到桃渚古城,比临海到仙居还远。一路上,我们走了不少弯路,谈依兰同学松动了很久的牙齿,在吃东西的时候突然掉了,落到了汽车座位下面,我在一座新修建的大石佛面前停车,翻开座位,找到了谈依兰的牙齿。那是一座很有意思的石佛,大概有十几米高,底座还没有完成,估计是有关方面修建来作为一个景点,连接桃渚古城和旁边的峰林的。

    她们似乎在交换什么神秘的物质

  等我们风尘仆仆赶到桃渚古城时,才发现这不过是一座城墙低矮的土堡而已。桃渚古城旁边,有一片由河流分割而成的“十三渚”景区,中间密布稻田和橘林,很乡野的味道。但是,桃渚古城和“十三渚”,都被开发成收费项目了。我们不入,带着一点失望,返回去年到过的涌泉。

  路上,谈依兰和廖小乔同学在商量把牙齿埋起来。

   奉化溪口镇蒋委员长的别墅下一座临剡溪的小桥上

  我们来到涌泉的万亩橘林后,在路旁停车,置身于幽静的山岙间,任轻风吹拂,清新的空气畅流肺腑。

  谈依兰和廖小乔两个小朋友休息了一阵后,开始向远处的观音塔处进发。谈依兰说要把牙齿埋在塔里。我说,那座塔很远的。她们就在橘子树旁停下来,蹲在小径上寻找合适地方,用石子砸路面。我和谈依兰爸爸都很惊讶,我们问,你们要把牙齿埋在这里吗?她们继续砸路面,把砸下来的细沙装进小瓶子里。我给她们拍DV,谈依兰爸爸想方设法给她们拍照片。六岁的小女孩,开始拒绝被拍照了。她们总是躲着镜头,甚至把脑袋埋在两腿中间,撅起。在临海时,我和谈依兰爸爸谈胜利教授戏谑地互相以“市长”相称,两个小女孩为副市长,两位LD为秘书长。我们两个家庭,被我们言谈间,伪装成了腐败分子。谈市长是国际知名的数学家,他从临海的江南长城时开始,就一直努力地要引诱谈依兰等小女孩抬起头来,他好得到最佳的镜头画面。一而再三,最后黔驴技穷。在我的DV镜头里,可以看到谈市长四处奔忙,不断努力的踪迹。不知道他有没有拍到好的照片,反正我的DV里,倒是看得见这两位小女孩的古怪行径。

 宁波天一阁里的假山上两位女生不知道交谈什么心领神会状

  她们在第一个地点挖了一会儿,又下到另外一级临溪——遗憾的是,今年溪里无水——的橘林边,继续挖土。

  如是者反复再三,她们开始向橘林深处走去,终于在一株橘子树下,找到了一个地方,把珍藏在廖小乔同学挽起来的裤脚里的牙齿,埋了进去,然后,在上面倾倒装在瓶子里的细沙。最后,谈依兰还找来了一根狗尾巴草,插在上面,说:“……要不然,下次我们来,就找不到了……”

  我说,“这可以称为依兰葬牙,跟黛玉葬花可以媲美。”

  她们看看我,没有说话。

  我又说,“你们的牙齿埋下去,会不会长出很多恐龙啊?”

  她们看看我,很疑惑的样子。很显然,她们都不知道赫拉克勒斯打败龙牙战士的希腊神话故事。

  当然,如果神话能够实现,那么,也许过一段时间,谈依兰的牙齿,会长成一棵大树,上面结满了牙齿形状的果实。

  在一个没有神话的现代社会,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无趣了。

  

  

  

  

  

  

  

<< 乔乔新画作:小鸟一组 / 廖小乔的公主!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aoxiaoqiao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