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的易逝与帝王将相的还乡团!

博客网 >

前段时间,韩白的争论,为我们寂寞难耐的生活,增添了一点点乐趣。《南方周末》的一篇应景回顾,顺手也把我牵了进去,颇有些无谓。这些不说了。

      因为韩寒、郭敬明等几个小男生小女生的市场炒作成功,一时间,小男小女们自己觉得已经成了艺术的主宰和大法官,抡起大棒到处挥舞,颇为声势浩大,我辈是胆小怕事之辈,能躲尽量闪身:谁叫你老了呢!当然,虽然韩寒等装嫩,但是他们也不可避免地在老去。一个二十六七岁的人,愣是一阵又一阵像发羊癫风般抒发十七八岁的情怀,是很难能可贵的勇气。我很佩服。不过,我一直不看好什么青春小说。“青春小说”这不过是被书商和某些市场牟利者的无耻命名,迎合了青少年这个潜力巨大的消费群体——现在除了青少年,谁还有闲心好好阅读呢?每个人都忙得要是,每个人都怒气冲天——只要青少年,主要是城市的青少年,才浪荡在大街小巷,寻找同龄人中的偶像,然后盲目地匍匐在地上磕头。然而,这些读物的所谓畅销,就像它们出现时一样,消失得也非常快。下手快的出版商,分到了一杯羹,跟风者,者积压了大量的库存,苦不堪言。最糟糕的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讲史”。“忽如一夜春风来”,古代帝王将相的私事万花开。

      今年的上海书市,朋友们都不满意,觉得各方面都很差。展馆方面的工作和工作态度差,展会的时间安排差,为了某些权贵的到来而动不动就闭关的举动更是让人生气,这些都不去说了。让我感到非常意外的是,今年的书展,看不到多少“青春小说”的影子,其浩大的声势,被正说、反说的历史人物故事代替了,其龙头,自然是易教授的品读系列。

      当然,不管易教授的品读还是青春小说,我都没有兴趣,我逛书展,买了一本汉语大词典出版社的《辞海词语分册》、一本上海译文出版社的《cobuild英汉双解大词典》、一本上海书店出版社的《康熙字典》、一本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段玉裁著《说文解字注》、一箱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库存十九卷本《狄更斯文集》、还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图文本若干套古代经典小说——虽然我原来都有,但是看见好的设计版本,还是忍不住要买。反正买经典是不会错的,而那些所谓的青春小说,大量都是文字垃圾兼废纸,过两三年,就会让你为怎么处理它而发愁了。

     易中天教授说《三国》,自有媚俗的态度在里面,他虽然仗着自己的腰包粗而到处吆喝,并劝告那些还没有发财的学者们不要太“认真”。其实,戏说也罢,通俗也罢,都是一种出版的策略,写作的策略,跟认真的学者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双方不兼容,也就谈不上什么沟通交流了。这些认真的学者,没有必要跟易中天较真,易中天也不必因为自己家里铜板多了而对人家潜心搞学问的同仁横加讽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把孔方兄天天挂在嘴上的。

      至于其他那些取媚当今浮躁的读者而速写成的各类“大帝”传记,我更是毫无翻阅的兴趣。虽然老美史景迁的《康熙自画像》啥的也很通俗畅销,我们的大胆译手胡乱编排,弄得阅读感很差,但是我还是愿意阅读他这种建立在充分掌握资料的基础上的冒失轻松实则严谨的写作的。又如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我有好几个版本,反复阅读多次,那也是以我之浅陋,觉得黄仁宇教授的轻松独特的写作,并无碍于他的治学严谨的。有趣不等于媚俗,轻松不等于插科打诨,这些,显然是易中天和黄仁宇、史景迁的差别吧。拉拉杂杂,最后弄成了个崇洋媚外的结尾。咳!

     

<< 房间的丛林! / 七夕和情人节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aoxiaoqiao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