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和哈利波特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几年前买《哈利波特》,我是想知道它为何如此风靡世界。当时一口气看完了五本,我对它风靡世界的原因有了亲身的感受。人民文学出版社凭着这本翻译书狠狠赚 了一笔——光是第一册,就据说发行了五百万册以上。整套《哈利波特》,汉语译本的总销量应该已经超过了千万册。 《哈利波特》的最诱人之处,是把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中小学教育无趣的日常生活,写成了“魔法学校”里的激动人心的世界。无论中外,中小学的生活都无趣 也无聊,而在《哈利波特》里,这样的无聊变成了对神奇魔法的兴趣盎然的学习,在一个神奇事物层出不穷的魔法学校里,小魔法师们人小胆大,齐心协力地对抗一 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伏地魔。在阅读中,每个小孩子都可以产生这样的幻觉:我就在魔法学校里,我就骑着飞天扫帚,我就有一根魔杖,
序言最近,乔乔的创作欲特别强。她一直要求我给她写一个童话,我尝试了,屡获失败下场,于是对自己的才能又有了新低评价。我实在是烂泥糊不上墙,乔乔终于忍不住了。她让我听她口述,然后写下来。就这样,我从一名创作员,变成了一名书记官。在她的故事里,乔乔是一个小女孩,泰菲是一只宠物猫。下面是她讲的故事。 第一章一天,乔乔和泰菲在家里玩,不一会儿,乔乔和泰菲就昏昏欲睡了。忽然,乔乔说:“真没劲,我们一起去探险吧。”泰菲点点头,喵了一声。可是去哪儿探险呢?乔乔和泰菲相互看了一会儿,乔乔说:“不如我们去小人国探险吧。”泰菲问:“小人国怎么去呢?”乔乔说:“这样吧,我们就走从三楼到一楼的楼梯吧。那里有一个洞,沿着这个洞一直走,一直看到有一扇门,很小的门,打开门,有一条隧道,那条
蚯蚓的葬礼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星期五乔乔下午三点钟放学,我去接她时,她说,爸爸,我可不可以和穆婉清玩一会儿? 我说可以啊。 乔乔立即高兴地说,谢谢! 我们到了院子里,乔乔和穆婉清在太空踏步器上玩了一会儿,我在椅子上看刚从上海译文出版社收到的长篇小说《中性》。 我看着她们。 乔乔说,爸爸真好,要是妈妈在这里,就不会让我玩了。 我说,宝贝,妈妈主要是为你好,她关心你。 乔乔说,我知道,可是,她也应该知道我们小孩子需要玩一玩的啊。 我说,妈妈管你,爸爸给你玩,这不是挺好的吗? 乔乔说,是的,平衡了。 我立即大加赞赏,宝贝,你说得非常对,就是平衡。这是我们中国古代的最高智慧之一,平衡是这个世界的最大秘密。如果妈妈也像爸爸这样给你放松,那就不好了。停了一会儿,我又说,宝
女孩子都爱吃冰淇淋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昨天是清明节,听说上海周边,到处都是人,都是塞车,我们对这种可怕的现象一般都敬而远之,所以我在家里。早上大家一起睡到十点半,起来之后,乔乔自告奋勇要给我们做三明治。原料是我们在星期四就买好了。跟别人不同,我和乔乔妈妈星期四就算是放假了。因为星期四我们都不用上班,所以早上送好廖小乔,我们在家里一边喝普洱茶,一边海天胡地乱聊,甚至还一聊就聊到了大学时代。回忆一下,那竟然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感到非常的困惑。好在我们是同学,很多事情都可以相互补充。我大学时不太上课,乔乔妈妈却是好学生,很多我感到陌生的课程和老师,都需要她提醒。这么一聊天,时间就特别容易飞逝。两只孔雀.jpg[1]我们聊到兴头,悬崖勒马,决定做一件一年来一直想下决心做的事情:给地板打蜡。自从去年五月份钟点工小
迷信集中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年头,什么都不能乱说。虽然我们是从小受无神论灌输长大的,一副无畏无惧的死脑筋,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道及不懂得的东西越来越多,也就越来越迷信了。且不说我们,那些父母官们也一样受无神论教育长大的,但是他们已经把各地的寺庙的头道香都给霸占了。不过我还是坚信,至高无上的神灵,不会专门只保佑那霸占头道香的人的。 前几天,我们刚说乔乔同学身体底子好,不爱生病。这小东西就给我们一点color see see! 晚上就蹬被子,早上就喉咙沙哑。今天,似乎有加重的趋势。不过,问了她身体乏力不,头脑发涨不,她都摇头,精气神也足,看来问题不大,也就不是很紧张了。只是嘱咐她多喝点水。这小东西在学校里很少喝水,也不上厕所,这是我们最感到不放心的。 我一直给她灌输这样的“落后”观念:你孩子身材
葫芦丝少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二月底去云南普洱市,在与缅甸接壤的西盟佤族自治县待了几天,三月九日回家。因为行程匆忙,也因为当地的安排很紧凑,一直没有时间逛商店。我每次出差,都记着要给乔乔买一样礼物。这次马上要到她的生日了,乔乔妈妈也提醒我给买礼物。 从西盟回到普洱,做了文学讲座,到晚上,因为我的抗议,当地朋友带我去一个版画家的别墅兼展览馆里喝普洱茶。然后直接去了机场,三十五分钟后,降落在昆明机场,已经是晚上十点三刻了。第二天一早,善解人意的叶多多就送我到机场,我在机场商店里转了半天,终于决定买一个葫芦丝。我说,就这个吧,给女儿做纪念。 没有想到,乔乔知道葫芦丝。 我回到家里,拿出葫芦丝的盒子,她高兴地说:爸爸,葫芦丝! 我很惊讶。 这是我最喜欢的礼物!乔乔说。 她打开盒子,拿出葫芦丝
房间里的野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廖小乔同学在闵行体育公园野营,提起了个人独立的勇气。晚上回家,她自己把气垫打足之后,非常有成就感,在气垫上蹦蹦跳跳,兴高采烈。 廖小乔同学说:“今天晚上,我要在这里睡觉。” 我们看着她。 廖小乔同学自己房间有床,而且是她的妈妈梦想自己小时候拥有的公主床,但是她对自己的床没有兴趣,一直跟妈妈挤在一起睡,把我挤到了另外的房间。她试过自己说,不过,她说她害怕。这事情也就作罢了。 然而,睡在气垫上,她却是认真的。 我们也很认真,帮她铺好床被,灌好热水袋,她就乖乖上床了。 最后,廖小乔同学说:“我睡着了,谁也不许把我搬回妈妈的床上去……” 晚上,她确实很快就睡着了,而且睡得挺香。我晚上起来看了两趟,看见她睡在软软的被窝里,很香很甜。 第二天,廖小乔同学继续要求在
钢筋水泥丛林中搭帐篷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难得星期六这么阳光明媚,为了给乔乔打气,我提议去闵行体育公园搭帐篷。 两年前的五一,为了搭帐篷,我们和李青澜一家、王红提一家——其时王红提还是一颗埋藏在自己母亲肚子里的小豆芽——一起去浙江千岛湖玩。他们先走,在山里搭了帐篷,据说还玩了烧烤,让后到的廖小乔同学无比羡慕。从那之后,我们一直说要去搭帐篷,不过,最后还是在家里搭过一次,就再也没有时间、没有心情、也没有地方搭了。帐篷收壁橱,气垫藏阁楼,那种要在城市里寻找一种帐篷心情的想法,终于被证明是小资的矫情。 但今天却是货真价实的行动。 我们背上气垫、帐篷、饮用茶水和几样饼干、薯片,就下楼了。(image)[1](image)[2] 中午十二点十分左右,车到闵行体育公园。太阳热烈地在当空滚动,造成了一种温暖的假象。空气却仍然是冷飕飕的,
需要陪伴的睡眠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廖小乔同学二年级第二学期了,她对参与家里的劳动有浓厚的兴趣,而我们父母,都对“劳动”这个概念,产生了越来越反动的观点。过去我们上中小学时,还是批林批孔的余风,对《孟子》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名言,很有抵触情绪。那时候的感觉,如果不参加劳动,不仅思想落后,行为反动,甚至都有可能被打入另册。不热爱劳动的学生,显而易见的是坏学生,落后学生,被歧视的学生。 没有想到,这个党统思想的幽灵,仍然在二十一世纪的小学里游荡。 我们现在眼睛里看到的,有权有势的,都是不劳动的人。劳动的,都是苦命的人。例如我们父母、我们自己。 劳动是为了需要,而不是为了装饰。现在的小学,教育孩子爱劳动,更多的是装饰和作假。一个孩子,在家里根本就不需要劳动,也没有必要劳动。如果
换牙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廖小乔同学到了换牙时光,因此这段时间比较关心她的牙齿。因为我们比较注意,廖小乔同学吃糖不厉害,且常常刷牙,因此她没有蛀牙。根据科学的理论,她换牙后,新的恒牙应该会长得比那些蛀牙的小朋友好。不过科学的理论,总是让人不能那么放心。我们这些人,从小受到的科学教育还不如民间的迷信。鉴于这是一个文明的时代,我不能宣扬封建迷信,但是,我们小时候换牙时,把拔下来的牙齿放在手心,双脚并拢,内心默念,然后认认真真地把牙齿抛到屋顶上去的仪式,我还是记忆犹新的。 仪式有时候是一件挺美好的事情。 前些天我写过一篇廖小乔同学和她的幼儿园同窗谈依兰一起在浙江临海涌泉镇的万亩桔林里埋牙的事情。那个下午,两个小女孩为了给自己的牙齿找一个好归宿,整整忙了三个小时。这也是一种仪式,我

liaoxiaoqiao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